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傅宝民(付保民)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白山松水间的妍雅

2021-08-30 14:15:38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傅宝民 
A-A+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寓一方情愫。 对于长期在相对稳定的民族文化背景中的艺术家,如何与之同构独特的精神面貌?在当下流行文化与生活方式的冲击下,怎样取舍,如何在严谨的造型法度之下细诉浪漫情怀,通过艺术作品折射出时代气息与民族风格?是时代赋予我作为一名艺术家的新命题。一个画家的眼界与格局是绘画艺术创作中决定作品水平高低的必不可少的因素,眼界决定格局,格局也影响着眼界。这与艺术家的知识结构、个人修养、对绘画认识以及掌握技巧的深度和广度息息相关,是艺术家在长期持续的创作过程中不断积累成型的。

  吉林大地的白山松水,曾经的满清龙兴之地、“共和国的长子”,我生于斯、长于斯,现在拿起画笔、调弄颜料绘于斯、恋于斯。我喜欢中国工笔画中极致的表现,发散着一种在重重限制、规定之内蕴藉的张力和反制的自由,具有其他画种难以企及的震撼表现和细腻效果。无论是在造型赋色还是意趣方面,我都努力精准把握和切入当下的主流文化语境,始终坚持实现传统绘画观在现代审美形态中的蜕变,以此展现出工笔画价值取向的历史格局。

  在我的工笔画创作中,首先在材质上进行大胆的变革和试验,比如我搜寻了多种依托材料,试验、调制不同种类的胶矾,使绢地儿不再习惯性漏矾,解决了绢画材料上的技术难题;其次对颜料的要求也是苛求、热衷的,家里的几大壁柜中,装满各种颜料的瓶子,各种矿物质颜料装在大大小小成百上千的瓶子里,尤其是泛着宝光的朱砂、石青、石绿、雄黄、云母等,好像满是化学试剂的试管,密密匝匝排布在试验台上,等待着我的实验调配,预约着一次次难以名状的惊喜。我的颜料几乎都是亲手研磨加工,包括繁琐的漂洗、过滤等工序。

  在技法表现上我也常常别出心裁,如描绘难度很大的北方“霜花”时,我会根据画面需要充分考虑云母颗粒的大小,为了画面效果,颜料要基本保证在150目到200目之间。我用色不拘常法,虽然以重彩为主,创作过程中却时常佐以水彩植物等透明颜料,将传统用色那种薄中见厚的特性发挥了出来,既赏心悦目,又精到活络。我对色彩有着天生的敏锐性,能在司空见惯中出人意表。在材质的表现上,如牛仔裤、毛衣、丝绸、霜花、绒毛、串珠等特殊质感的塑造上,往往能够用简单又接地气的办法完美呈现,既细腻逼真同时又不失其绘画性。

  刚接触工笔画作时,我的创作对象比较多样化,如孩童、老人、学生、花卉、霜花等。渐渐地,我倾心于如何表达对这片生兹育兹汲取了无尽艺术滋养的黑土地,聚焦艺术作品的民族性和地域性并痴迷而且忘情其中。一类题材渐渐的成为我的娇宠,白山松水间跃动着一群精灵,她们秀外慧中、勤劳坚忍,一袭有着强烈民俗特点的民族服饰更是映衬了她们的明丽洁雅、清逸可人,正是这些美丽的朝鲜族女子演绎着黑土地浓郁的民族风情,勾勒成了一幅幅充满诗意的画卷。而作为中国少数民族之一的朝鲜族,是中国受教育程度最高的民族之一,民族特性非常鲜明。朝鲜族崇尚素白色,又称“白衣民族”,衣服、鞋饰多用白色,少女们往往一袭白衣,干净明丽、朴素大方,不论是个人装饰还是家居环境,洁净利落纤尘不染。

  艺术采风时我结交了很多朝鲜族朋友,经常参加他们的婚庆、寿诞、节日等民俗活动,还收藏了大量的民族服装和各种配饰,比如多套短衣长裙、多双勾背鞋、几十只精美发簪、流苏等,还有丰沛的古装韩剧资料库,细细揣摩人物造型和服饰特点。我还经常到朝鲜族聚居地延边,也曾出国购买有关朝鲜传统文化礼仪等方面的书籍,深入研究他们的服饰搭配、家居环境等,这些都给予了我很多创作灵感,我家俨然就是朝鲜族民俗的微型博物馆了。有人说我的民族亲和性甚至比朝鲜族人都更浓烈,比他们都更透彻地了解朝鲜族的民族习性。甚至同仁挚友常戏言“宝民比朝鲜族人都更地道,更像朝族人。”这种情感上的本能亲近,使得我对于朝鲜族少女题材绘画的表现与塑造得心应手,且充满了温情的理解和细致入微的刻画。所以,我画笔下的人物形象,既不虚张声势,搞浮夸式的宏壮巍峨,也不迎合时俗,而是用心感知她们,借助这些生动的艺术形象倾诉着内心情愫,那是一种充满理解和爱抚的深切表达。朝鲜族女性的面容流淌着一种欲说还羞的情涩与恬美,那是涵养内蕴带来的静润、温婉,这样的雅致女性,当然是极入画的。我的作品《秋叙》、《芳夏》即是这种风情诗意的群体展演。水练一般的银白调子中,潺潺诗意从画面流淌开来。不像舞台表演定格那样呆板,反倒如生活中的一个平凡的场景,从容随意。其中面部刻画尤为突出,肤色通透宛若凝脂、冰肌玉骨。让人想起庄子《逍遥游》里的描绘:“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我的作品的人物形象大都焕发着一种冷彻的美,得其骨肉之外得其神,如《祝福》《时光》《屏》《纤之绪》《晨》《春香》《真伊》《雁南飞》等,这些形象的塑造蕴藉着一种诗意特质,犹如漠海中的一片绿洲。

  近些年,我的笔触越来越集中在朝鲜族新娘题材的表现上,这不仅是一种吉祥喜庆,更是朝鲜族少女最华美一瞬的精美绽放。新娘身着华服盛装,妆容淡雅华丽,是非常入画的表现题材。我的系列作品《艳阳二》是把我理想中的女性美演绎得隽永绵绵,画面上新娘身着民族婚礼盛装,正在闺房里等待迎娶。她低垂眼帘,欲说还休的紧张,双颊刻意涂上的殷红的圆晕红丹平添了几分妩媚。头饰串串晶莹洁白珍珠、簪带上金黄色的蝙蝠石榴纹饰、婚服上的团花对凤,描绘得精致入微。以深沉的大红为主调,黄白红相间,朝鲜族最钟爱的颜色--象征纯洁的白色一定是在画面的主要位置。为了不让这种洁白过于单调,我就在上面画上淡雅的花卉和对凤,既淡雅又富于变化,使得细节也充满了可以审视端详的魅力,平整对称的三角形构图流溢着一种静谧、恬美和庄重。此外,作品中两位伴娘身侧的席子上,零散摆放着一些朝鲜族婚礼妆容所备的化妆用具和出嫁前陪嫁的吉祥物品,看似随意安置,实则是反复揣摩过对应关系和相应位置的。这些物件既不能凌乱破坏画面美感,也不能过于精美夺去主体人物的风姿神韵,还要体现朝鲜族婚俗的一些必要元素,也要成为新娘出嫁之前紧张而又期待的静待中的灵动活跃因子,成为融合画面的有机整体,所以画面的小物件或者衬景的描绘,是非常考验画家组织画面能力的。古典女性的穿戴起居、行住坐卧、梳洗妆扮往往都是讲究法度轨则的,我们从《女史箴图》中能够领略一二,所以诸如“发簪”这样的小道具往往能够起着点睛升华的作用。我的视角就是能否入画、是否适宜入画,我自己也时常被古典女性的美所深深感染。工笔人物画创作是讲究摆pose的,惯常的形象要么正襟危坐动作僵直,要么扭捏作态搔首弄姿,很难让人怦然心动流连顾盼。我笔下的朝鲜族少女,却要把一种大家闺秀式的雍容典雅、脉脉含情尽情释放出来。在野蛮女友泛滥、女性主义张扬、中性渐趋时尚的今日,把久违了的女性那种温柔含蓄、款款深情呼唤出来。我对作画过程中的即兴、偶发、随机、补救因素非常在意,认为不要过多预设绘画结果,那样会让画面板滞缺失灵动。所以我更多的时候是“推着画”,这样就要兼顾整体局部、主次、虚实、明暗等各种关系,我的画面驾驭能力也得到了检验和升华。

  我的作品曾入选第八届、九届、十一届、十二届、十三届全国美展,纪念“****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全国美展,建党90周年全国美展等国家级重要展览,先后十次获吉林省专业美展金奖或一等奖,十二件作品收录于《中国美术全集·重彩卷》。此外,”向美而画、向爱而行“,是我践行园丁教师的工作格言,可喜的是学生们也在我的悉心培育下成长起来,他们不少获得了中国美协会员的资格,斩获了很多国内外大展的不俗奖项,俨然成为吉林的一道”重彩学派“的风景,缔造了一个工笔画后继有人的可喜创作格局。学生们的成长与佳绩,同样是对于我常年以来创作理念和创作实践的一大肯定。

  现代工笔重彩画大家潘絜兹老先生曾讲过”大俗大雅才是大美“,我也在努力的践行着这种艺术追求。”大俗“与”大雅“是两种不同的的美学概念,或是两种对立的美感,如何将二者融为一体,是对画家艺术水准的极大考验。太冷太雅,显得高蹈,与现代格格不入;太俗太炫,显得庸常,使美感落落寡欢。长期的创作实践使我认识到,敏感对于一位画家的深刻影响。喧闹的尘世,人们的生活粗放经营、情感粗枝大叶、关系粗鲁暴戾,虚拟镜像挤占了生活的大量空间。我还是一如既往地细细打量着周遭、感受着四时冷暖、身体力行地在凌乱纷纭的现实生活中提炼着创作精髓,敏锐地传达着我的情蕴。

  复活,是美的荣光。一个少数民族,一个少女群体,在急促的生活之中穿梭过往,如同大雁飞过天空,没有留存一丝痕记,而我却在凌乱中采撷了她们独到丰富的美,用我的维度、我的技法、我的热爱、我的敏感、我的细腻,塑造蕴藉着一种诗意静谧而又优雅华丽的美,让爱美的人感觉像晨曦中的雾霭蒙蒙,又像黄昏中的淫雨霏霏,细细品味这琴韵茗香。这是我的本能,也是我一生的追求。

该艺术家网站隶属于北京雅昌艺术网有限公司,主要作为艺术信息、艺术展示、艺术文化推广的专业艺术网站。以世界文艺为核心,促进我国文艺的发展与交流。旨在传播艺术,创造艺术,运用艺术,推动中国文化艺术的全面发展。

联系电话:400-601-8111-1-1地址:北京市顺义区金马工业园区达盛路3号新北京雅昌艺术中心

返回顶部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傅宝民(付保民)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